当前位置: 首页>轴承市场>正文

“时装之王”思捷环球2018业绩依旧不太乐观

    发布日期:2019-9-27    来源: 泵阀轴承网   编辑:笔名
核心提示:近日,曾经引领全球衣着潮流的“时装之王”思捷环球(00330)发布截至208年2月3日中期业绩,然而情况却依旧不太乐观。据了解,截至208年

近日,曾经引领全球衣着潮流的“时装之王”思捷环球(00330)发布截至208年2月3日中期业绩,然而情况却依旧不太乐观。据了解,截至208年2月3日止6个月,思捷环球实现营收67.66亿港元,同比下降5.84%。较去年同期亏损9.54亿港元相比,思捷环球股东应占亏损进一步扩大至7.73亿港元,同比增加85.85%。对比目前思捷环球市值33.97亿,也就是说,这半年内,思捷环球已经营亏损了公司的过半市值,情况十分不乐观。俗话说,股价短期看供求,长期看盈利。据整理思捷环球历年中期业绩看出,2002-2008年间,公司业绩驶上快车道,并且在2007、2008、2009三年间达到鼎盛时期。然而自2008年公司业绩触及顶峰后,便开始一路下滑。盈利如此,股价自然也就不例外,这近20年里,思捷环球完美地上演了“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”的世事变迁。要知道,思捷环球从一个小公司步步耕耘,到市值最高时,能够一口气买下安踏(02020)、李宁(0233)、特步(0368)、36度(036)和中国动向(0388),如今却沦落到这步田地,真心引得投资者可惜。眼看他起高楼提到思捷环球的兴衰史,则必然离不开曾经的知名品牌ESPRIT。该品牌于968年由北面(NorthFace)的创始人DouglasTompkins创立,在980年代成为了美国青少年的流行爆款,高峰时期该品牌遍布全球40多个国家。ESPRIT对于中国的80年代人群来说也应该不陌生,该品牌于98年入驻香港,十年后于992年进入内地市场,也成为了不少80年代人的青春记忆。思捷环球最早为该品牌在中国的采购代理商,后来公司的业绩起飞则是由ESPRIT在国内市场的打开而带动。了解到,993年,邢李原带着该品牌的亚洲业务和资产赴港交所上市,并在997年又收购了ESPR黄石癫痫哪个医院好IT的欧洲业务。而带领公司上市的这位前公司老板邢李原,则也曾因其是林青霞的丈夫而被许多人熟知。在随后的十余年中,思捷环球业绩不断突飞猛进,在2008年达到顶峰。而2008年也同时成为了思捷环球命运的转折点,如果追溯历史到现在来看,引爆此次业绩转折的触发点,则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爆发。而自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,思捷环球经营开始受到冲击,据该公司披露,许多客户在危机中资金流紧张,无法下单,部分客户甚至出现破产。由此而引发的后续反应则是批发渠道受阻,导致了大量存货的积压,公司不得不开始低价清货。然而另思捷环球无法想到的是,在这个决定之后,公司开始走上了没落的轮回之路。眼看他楼塌了业绩一路下行之下,管理层开始“投石问道”。202年9月,思捷环球以4035万港元的天价薪酬邀请Zara主帅马浩思出任CEO。在这之后,随之而来的还有Zara母公司印地纺的另外三名高管,在随后的几年里,公司日渐形成了“Zara帮”,四年转型计划正式开启。然而,马浩思的出任似乎未能力挽狂澜。因为曾创造奇迹的“Zara”模式,在ESPRIT的身上也显得有些水土不服。随后的几年里,思捷环球继续一路下跌,期间也迎来了一波管理层退出的“大浪潮”。最先退出思捷的,则是带领公司上市的邢李原,其先于2006年辞任主席,成为非执行董事,当时公司还处在上升期。随后于2008年月公司处于顶峰时辞任非执行董事,全面退出了管理层。2009年,Esprit品牌总裁ThomasJohannesGrote、北美洲总裁Griffith也递交了辞职申请,自此三位创始人全部退出。而在208年,Esprit正式发布公告称CEO马浩思离开公司,由曾任NewLookCEO的AndersChristianKristiansen接任。随之一同离去的,还有前产品总裁RafaelPastorEspuch、以及审核委员会和风险管理委员会成员JoséMaríaCastellanoRios。据此,思捷“Zara帮”分崩离析,截至目前仅剩2人。与此同时,自AndersKristiansen接棒后,则再次进行了一大波裁员。据Anders此前在给员工的公开信中表示,受市场环境影响,思捷环球将调整战略方向,进行大裁员。其中,ESPRIT德国高管裁员近半。除减少员工人数外,Esprit也将暂停欧洲和香港的开店计划。据了解到,最新数据显示,思捷环球于去年9月0日已被调出港股通。由于投资者不能通过港股通对被调出港股通的股票进行买入,只能进行卖出操作,对于思捷环球市值无疑又是另一重打击。自此来看,距离2008年鼎盛时期的208年,对于思捷环球来说是巨星陨落的标志性一年。失败的改革0年间,思捷环球尝试了各种改变,其中最为突出的则是向“Zara模式”靠拢策略。然而随着Zara的分崩离析,思捷环球的Zara化策略自然也宣告失败,从思捷对自己的未来五年策略来看,也想要与Zara划清界限。实际上,自这个计划启动之初,Esprit与Zara经营模式的区别便已决定了失败的结果。为人称道的“Zara模式”,能够做到设计到成衣最短只需7天,一般情况为2天,这对服装业来说是不可思议的。自Zara主帅浩思团队入主Esprit后,对公司进行垂直化改革,最快时也仅能做到从设计到成衣2-3个月,仍远远忘Zara而不可及。其中的区别主要源于Zara50%的产品来自自家工厂,属于重资产公司,因此能够对产品源控制拥有绝对的主动权。然而,Esprit作为一家轻资产公司,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真正的“Zara速度”。虽然在向Zara看齐的策略上失败,但Esprit在库存、供应链优化上确有实质上的长进,并不能成为Esprit下行的理由。真正造成Esprit业绩下行的,是品牌下的客户流失,而造成这种结果的本质,必少不了Esprit自身的管理问题。新人CEOAndersKristiansen曾在对公司经营状况审查时发现,大部分员工对品牌现状并不了解。思捷环球董事长柯清辉也曾指出,Esprit在中国市场销售低迷的一个重大原因太原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,是现有产品设计和尺码没能满足中国消费者需要。这对于一个服装品牌来说是致命的,如果连产品的根本都没有做好,那客户的离开是必然结果。在0年的下行过程中,Esprit不断反武汉治癫痫好的医院省并尝试改变,但实际上却在注重规模和形式上下足了功夫,而忽略了产品本身。目前,Esprit在Instagram的粉丝数仅约36万,远远低于其规模应对应的百万数量级。失去了年轻消费者,时尚品牌又如何有明天?手握36亿现金翻盘仍有机会粉丝流失之余,思捷环球的收入地区分布也呈现出差异。拿最新业绩为例,观察到,一直以来都为主要销售地区的德国在客户收入方面也出现了同比7.36%的下降。亚太地区的收入占比也进一步下降。208-209财年上半年,集团净关闭店铺9间,再加上六个月净关闭的50间店铺,零售净销售面积同比减少2.2%。未来,公司仍将继续淘汰亏损店铺以提高销售收益。此外,公司近五年资产周转率均维持在较稳定水平。最新业绩期内,存货结余减少2.7%至24.4亿港元。但周转天数增加至32天,较去年同期增长7天。而盈利能力也在“恶化”,毛利同比减少-6.9%至34.7亿港元。毛利率方面,由于折扣水平较高,较去年同期下降.6%至5.3%。不过,相比上述数据的退化,对思捷环球而言最大业绩亮点便是“无负债”,且手握的现金仍较为充裕。据最新公布数据,该公司目前掌握的现金为36.36亿港元,是其最大的安全边际,这笔钱或许能为该公司提供翻盘的基本土壤。同时,新任CEO在开源节流上也开始做足功夫,比如进一步精简人手,非店铺员工拟减少35%至40%。其中,Ratingen的五个办事处将合而为一,香港办事处规模也将进一步缩减。甚至在品牌上与Zara“划清”界限,减少高端高级时装占比,加强基础款式。并且,思捷环球喊出了“在2、3年内实现收支平衡,并于2022-2023财年度实现基础业务经营溢利率达到高单位数百分比。”的口号。当然,口号归口号,至于新任CEO的这一系列策略效果究竟如何,仍需数据与时间作证明。



 
相关阅读
 
热门图文
推荐资讯
推荐资讯
 
 
   
癫痫病   癫痫病能治愈吗   怎么治疗癫痫病   癫痫病治疗方法  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  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   治疗癫痫吃什么中药   杭州癫痫病专科医院   云南癫痫医院   昆明癫痫病医院排名   济南癫痫病医院   山东治疗癫痫专科医院  
 
网站首页 | 行业动态| 企业新闻| 市场分析| 泵阀技术| 综合新闻| 求购信息| 供应信息| 产品信息| 原材料行情| 产品采购| 轴承市场| 轴承应用| 网站地图